cécile.

雜食並產毒.
濾鏡一千米的假音樂劇博主.
公眾號Mione_And_Rosies歡迎來品嚐各種安利.
熱愛crossover和發刀.
無規律更新.
輕度社恐.
易吃安利.
微博: @cecileyc
AO3: RosVailintin
Instagram: @rosvailintin, @imcclyc

11月5日Digne(s) (尊嚴) repo

digne是一個形容詞, 意思是值得某種東西的, 對得起的, 當之無愧的; 名詞dignité指尊嚴, 威嚴.


這部劇在巴黎十九區克拉維劇院, 最初知道這個劇院是因為大衛老師十年前在這邊演過異體. 劇院的位置在十九區來說不是我很喜歡的地段, 非常小, 是真的只有大概六十個座位, 而且是長凳, 但足夠高, 前排的人基本不遮擋視線.


舞台大概十米寬, 背後四盞燈和左右上角兩盞燈打藍光, 頂上和左右還有黃光, 這是所有的燈光. 道具包括大概九個長方體的台子, 每個台子上面剛好放下一部電話, 以及兩把椅子, 不算角色自己的道具, 這就是所有了.


劇情從夜裡一通電話開始, 電話打給一個金髪的母親, 她的兒子出事了, 保險公司又有事情, 她對接線員發了一頓火掛斷了電話. 她去警察局, 遇到換班休息的警員, 警員希望安慰她但她無法接受, 她認為警員的工作都是建立在有人受苦的基礎上. 她從警員那裡知道兒子很嚴重, 但警員自己還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這時進來一個黑髮黑衣的女人, 大喊著問警員她的兒子怎麼了. 警員無法告訴她, 問她要不要咖啡, 黑髮母親正在氣頭上, 和警員吵了一架, 警員離開了.


兩位母親坐下來說話, 她們的兒子都是二十歲, 黑髮母親的丈夫離開了, 新上任的總統承諾不會再有失業但她依然被工廠辭退只能在修道院工作領微薄的薪水, 兒子還經常鬧事, 她已經很多次來警局了, 卻連五十塊的車錢都難以承擔. 金髪母親是秘書, 兒子被人攻擊才來到警局.


一個拿著黑大衣, 穿著黑上衣黑西褲和灰白色運動鞋, 背著黑帆布袋的年輕男人走進來, 看到金髪母親笑了一下, 看到黑髮母親的時候立刻道歉並出去了. 外面他對警員說她們兩個都在房間裡的時候他沒法說, 警員讓他自己處理, 原本就是不能讓他們 "這樣的人" 進來. 男人又回來了, 對黑髮母親悄悄說了幾句, 黑髮母親生氣地走了.


他對金髪母親笑了笑, 把椅子搬遠一點放下包和大衣, 拿出一個黑色文件夾, 抽出裡面一張紙放到面上. 他坐下來告訴金髪母親自己是他兒子的前男友, 母親很奇怪為什麼兒子沒有告訴過她, 而且男人不認識兒子的現任女友. 男人是一個反恐同組織的代表, 不停地向她講同性群體面臨的現狀, 希望金髪母親能夠看在兒子的份上幫助他們, 並且說她的兒子已經死了, 母親不相信, 讓他離開. 她不希望看到報紙上寫一個同性戀被攻擊, 而不是一個年輕男孩被攻擊.


黑髮母親進來, 問金髪母親那個男人說了什麼, 後者說沒什麼要緊的. 黑髮母親猜測她兒子是同性戀, 她自己的兒子也是, 而且她認為金髪母親的兒子就是因為同性戀才被攻擊. 她問金髪母親自己兒子的性取向對妳有影響嗎, 並說兒子不管怎麼樣都會愛妳的.


男人再次進來, 給了金髪母親一張列表, 上面是可以聯繫的律師的名片. 黑髮母親說他們就是靠這些受害者的故事來贏得關注, 因為 "同性戀受害" 寫出來更抓眼球. 男人說我們不是受害者, 我們從來都不是受害者. 金髪母親問他兒子眼睛的顏色, 男人沒有回答, 反而說她太可笑了. 她拒絕了那張列表, 說這些事情在法國不存在, 在這裡不會發生, 警員恰好這時候進來, 男人說那麼報紙頭條就會寫你是個恐同的母親讓同性戀兒子遇害, 黑髮母親和男人動手, 警員盡力勸阻, 但還是打翻了電話, 兩人摔倒在地上, 金髪母親在旁邊愣住. 男人被趕出去, 警員請黑髮母親去看她的兒子, 他就在樓上等著, 黑髮母親要求他當場告訴她結果, 她沒有勇氣去見兒子, 金髪母親要求替她去, 她想和男孩說話, 被警員拒絕. 她對黑髮母親說你的尊嚴去哪了, 我真可憐你. 黑髮母親最終被帶走.


金髪母親等待醫生的消息的時候, 保險公司打來電話做用戶體驗調查, 她道了歉並且全部給了十分. 她請求接線員為她的兒子祈禱.


她的兒子沒能活下來. 警員去找她, 問她能不能來簽死亡證明, 並問她有沒有對媒體說的話. 母親沉默了很久, 站起來擦眼淚, 穿好衣服背上包對警員說, 走吧. 警員很驚訝, 看了一眼滿地狼藉, 跟了出去.


劇終.


其實我最欣賞的是這部劇涉及到了一個戀愛平等題材很少觸及的話題, 就是宣揚戀愛平等過程中的商業性. 這和說警員的工作建立在受害者的痛苦之上不是一個概念, 因為我們得承認 "年輕男孩夜晚街頭遇害" 就是沒有 "同性戀男孩夜晚街頭遇害" 吸引人, 因為後者涉及了一個有爭議的, 特別的群體, 這樣的標題很有指向性, 它所包含的不僅僅是一場犯罪和一個悲傷的結局, 還有這個群體的聲音. 但問題在於這個事情本身有沒有必要被加入這個群體的聲音. 當沒有必要的時候, 當這個事情和這個群體沒關係的時候, 強加上去就像是找明星給毫不相關的商品做推銷一樣, 甚至更讓人噁心, 因為這種推銷利用的是一個真實群體的真實存在的痛苦.


黑髮母親這個角色其實是任何一個國家最底層勞動人口的縮影. 她說她死前最希望的是有尊嚴, 能夠對得起一切, 而金髪母親只是希望自己死前是快樂的. 但前者的尊嚴看起來就是態度強硬, 後者的快樂又不知道在哪裡. 這和反恐同組織代表自己利用自己群體的悲劇得到支持其實有相似之處. 至於警員, 他算是全劇比較中立的角色, 並且可以說是兩個母親和這個男人之間發生的整個事件的旁觀者, 也是真正了解案情的人, 他卻得到最少的理解, 這也是這個行業很容易遭受的誤解.


如果說有一點不足的話, 就是全劇大部分的情緒都以攻擊性為基礎, 人性的部分可以再突出, 母性其實很鮮明了但純粹人和人之間的互相理解, 甚至說男人欺騙金髪母親說自己是她兒子的前男友是可以在後來表現出愧疚的.


最初是為了mathieu去看的, 他在法版rent演collins, 這裡面演反恐同組織代表; 但全組演技都相當好, 尤其julia的黑髮母親, 是一個讓人有些反感又感到同情和尊敬的角色.


總體上這依然是今年純戲劇裡最好看的幾個之一 ("不可抗拒" 必須要算上), 還有兩場, 看到相機了但不確定是劇院存檔還是會出視頻.


插播法版rent組演過roger的hamish也去看了. 其實他的roger真的挺好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