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écile.

一個在巴黎學著平面想去意大利學時裝又想去柏林學舞台設計的不算文手也不算畫手.
歐美向雜食.
無規律更新.
常年虐多甜少.
DCEU, Dunkirk, 德法英扎, Eyewitness美劇版, Fantastic Beasts, 法亞瑟, 法耶穌, JCS, 舅局, Kingsman, London Spy, MCU, 歐美音樂不分國家語言流派雜食, Shadowhunters劇版及原著, SKAM, 神夏及原著及1984劇版, 一粒沙.
首字母及筆劃順序排序.
列表不代表有產出.
輕度社恐.
易吃安利.
AO3 / DeviantArt: RosVailintin
Tumblr: @rosvailintin, @rosvailintinofficial

[雙莫][哨向][小甜餅一發完] 我也不知道起什麽題目.

塞巴斯蒂安·莫蘭上校感覺非常不好, 各種意義上的.

 

記得之前有人跟我説過法語的雙莫非常少, 於是就寫了一個, 這個是自產的中文翻譯.

中法兩版都是在從青島回北京的飛機上寫的, 大概早上1:20的時候吧. 原本下午1:00的航班延誤到晚上7:30, 然後又取消了, 改簽到下午4:40, 結果到零點整才登機. 寫完的時候剛剛起飛.

基本上是ACD原著的空屋子 (不熟悉故事沒有關係, 鏈接是維基的頁面, 這裏用到的情節基本就是: 最後一案莫里亞蒂教授和夏洛克一起墜下萊辛巴赫瀑布, 但教授摔死了而夏洛克衹是假死; 夏洛克回到貝克街之後, 莫蘭上校去221B對面的空房子裏用自己組裝的槍暗殺夏洛克, 但是他不知道當時在221B窗前的是夏洛克的等比仿真蠟像, 最後被打中的也是蠟像) 和BBC神夏的混合, 時間是從打中蠟像開始的. 莫娘是神夏的莫娘, 莫蘭上校是法鯊或者Armie Hammer都可以的 (其實有一回看到一個視頻剪的莫蘭是Jeremy Renner也還不錯?).

兩個人的精神動物的話, 其實靈感是來自CCTV-9的非洲最致命動物裏面一個場景, 就是一隻獵豹被一隻獅子嚇跑了. 我當時就覺得, 哇這好Mormor啊! 然後...最後大概有一點點福莫?

以及我非常喜歡這個標題.

以及, 莫娘藝術生及莫蘭軍校畢業設定.

開始.

 

'你沒打着.' 吉姆從陰影裏走出來.

塞巴斯蒂安從蹲守的地方直接跳了起來.

'Boss?!' 他做了個嘴型, 沒有發出聲音.

塞巴斯蒂安·莫蘭上校感覺非常非常不好, 因爲他剛剛打穿了正對面房間裏那座蠟像的栩栩如生的腦袋, 子彈不偏不倚從額頭中央穿過去, 用的是他親手組裝的槍 - 他堅稱那是他的發明, 但説到底也就是把舊武器的零件拼在了一起.

'麻蛋.' 他咕噥道.

'可惜喲.' 吉姆靠在墻上; 墻面已經發黃, 皮也掉了.

塞巴斯蒂安剛想表示贊同, 就聽見吉姆接著說, '挺漂亮的蠟像呢.'

如果這不是吉姆·莫里亞蒂, 如果這個愛爾蘭小個子不是他的Boss, 絕對就會被他從窗戶丟出去.

塞巴斯蒂安·莫蘭上校感覺更加不好了. 多虧了軍校的訓練, 他才能在看見自己'已死'的Boss時沒有大叫.

是所有最聰明的人都喜歡假死嗎?

但塞巴斯蒂安還是以冷靜的聲音問: '你怎麽在這, Boss?'

'因爲你是我的向導.' 其實他想説的是, 我們已經建立連結了.

塞巴斯蒂安看到了那隻獵豹和他自己的獅子. 獵豹像他的主人一樣有攻擊性. 他一點點接近獅子, 表演一樣地舞動著靈活的腰身. 獅子向後退了一步, 兩布, 三步 -

'麻蛋.' 塞巴斯蒂安想捂臉.

獅子可能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 到底是他的獅子嘛.

於是大吼一聲, 往前伸了一隻爪.

就像塞巴斯蒂安希望的一樣, 獵豹一口氣跑去了墻角.

但塞巴斯蒂安很確定他嬌小的Boss的眼刀預示著一場災難.

對, 就是這個詞, 災難.

'我就知道你打不到他的.' 吉姆將雙臂繞在他的狙擊手頸側, 皮膚上還沾著顔料. '你知道我不會真殺了夏洛克的, 對吧?'

塞巴斯蒂安是認真地想說'不對'.

卻被吉姆堵了回去, 用雙唇.

 

這都什麽玩意噗哈哈哈. 能讀到這裏的真的非常感謝! 以及很抱歉并沒有十分哨向.

我從來沒有并且大概再也不會如此高效了.

私心放個法版. 法語并沒很好并且已經在北京待了一個多月也但是不要緊的 (胡説).

评论(3)

热度(6)